守尔临渊之心

【巍澜】离歌㈡


时间调回24小时前。
早上七点,赵云澜正窝在床上睡觉,闹钟却不合时宜地响起。
赵云澜皱眉缩进被子里,奈何铃声闹人的狠,震得他心烦,刚要掀开被子,铃声忽地停下了。紧接着是细微的脚步声。
“唔,几点了?”赵云澜迷迷糊糊地嘟哝。
“七点,再睡会吧,等会我喊你。”来人掩上窗帘轻声说。
“醒啦醒啦,有沈大美人在侧,朕还怎么睡得着呢?”沈大美人——沈巍绷着一张脸“哗啦”拉开窗帘,阳光瞬间照亮整个房间“既然醒了,就起来。”
“唉~不行”
“为何?”
“还缺一样东西,你没有给我,我不能起来。”赵云澜仰躺在床上,露出一脸不怀好意。
“何物?”
“喏”赵云澜测过身点点嘴唇。
沈巍低咳两声,转身收拾房间“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赵云澜盯着沈教授遮掩在发后通红的耳尖窃笑“沈巍。”
“什么”事,话未说完,沈巍只觉得唇上一热,赵云澜就已经退开了。
“你不懂我懂。早安kiss,我收到了。”
“你——”“唉,我说沈教授,你是不是偷偷抽我的烟啦,怎么这么甜啊。”
“我——”“不必解释,我都懂!不过得再让我亲一下补回来。”于是赵云澜又抬头在沈巍唇上点了一下“嗯,还是很甜啊!”
沈巍默默盯了他几秒,随后狼狈地破门而出。
赵云澜呆呆看着大开的房门,扑在被子上狂笑。
“唉,好好一个教授,被你欺负成这样,良心痛不痛啊。”一只极为富态的黑猫立在窗框上舔爪。
“死猫,还知道回来。”赵云澜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我老攻,逗一下怎么了?有本事你也找一个啊。”
大庆闻言暗骂【秀恩爱,死的快】
“喂,死猫,愣着干什么呢。走了,有案子。”
“哦哦,知道了。”大庆回神,点点头“赵云澜,别忘了加固幻术。”
赵云澜摆摆手,示意知道了。


[幻术——伪装自己,遮掩他人视线的法术]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