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尔临渊之心

瑞雷(冷cp)

感觉自己是个咸鱼


三天后

毁灭了一座山和几个城镇后终于平静下来的雷狮心满意足的飞了回来。

刚进洞口就看见一个小小的黑影靠在石壁边。“黑龙先生!”一看见飞来的黑龙,那个黑影立刻跑了过来,开心地大喊“欢迎回来!”

雷狮没有搭理他,径直飞入洞穴深处。

人类孩子失望的垂下头,手中端着的食物正冒着热气。但不一会儿,有清晰的脚步声出来,轻巧的好似猫的脚步声。一个高挑清瘦的男人走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过膝的革制长靴。【好美】孩子傻傻地盯着黑龙的深紫色眼瞳,脸上慢慢泛上红晕。

雷狮挑了挑眉,伸手拿起人类手上的食物,挑剔地扫视几眼“你做的?”

孩子结结巴巴地答到“是,是的。”

黑龙捏起一片切的薄如蝉翼的烤肉,放入嘴中。“味道不错啊,以后就你做饭了。”

孩子高兴地大喊“是!”

雷狮眯着眼看着孩子兴奋的表情,没有说话。血精灵从深处走出来,表情淡淡的看着这一幕。

“格瑞,”黑龙头也不回的问到“这家伙,叫什么名字?”

“没有。”格瑞上前几步,与雷狮并肩站立。

“小子,以后你的名字就是‘莱尔’,知道了吗。”雷狮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声音说到。

“知道啦!”人类孩子,不,莱尔清脆的回答道。

格瑞回头与雷狮对视一眼,两人的眼神皆是幽深难辨。

瑞雷(冷cp)

西幻pa


东方
极深之地
噬焱火山山洞洞口

雷狮无聊地敲击着石灰地面,深紫色的眼睛半睁不睁。血精灵进来时,正看到一地大大小小的坑洞,显然这只半睡半醒的黑龙已经这个状态很久了。

“雷狮,你怎么了?”格瑞两三步跃上黑龙宽大的膜翼,伸手安抚身下略显急躁的黑龙。

“.....别管我。”黑龙‘啪啪’甩着尾巴尖,嘴中吞吐热气。

格瑞本就不是一个善于言谈的精灵,自从出来历练之后就愈发沉默寡言。听此情况,血精灵冷着一张脸,走向洞穴深处。

雷狮从血精灵进来后,就停下了戳地面的幼稚行为,此时正一路追随着走远的格瑞的背影。其实有一点格瑞没有感觉错,黑龙的确在急躁,自从签订契约后就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且慢慢加深。

还不是那该死的“生死契约”!雷狮烦躁地挥爪。原本只是因为遇到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想着签订平等契约后,就天天有架打了,谁知道不过三天,契约竟变成了生死契约。要知道,签订生死契约最低的要求,就是触碰龙之逆鳞。但是每一个认识雷狮的龙都知道,这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没有人可以和雷狮签订生死契约’已经是全龙族的共识了。所以,当雷狮后知后觉的发现契约不对劲时,生死契约就已经完美的签订了。

一想到这件事,雷狮就止不住的气恼。尤其是看到血精灵清冷幽静的身影,平静如水的眼神和事不关己的作态后,就更加藏不住火。凭什么这个受益者还能旁若无人的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无所事事啊!气愤的黑龙完全忘记了自己并没有把契约变动的消息告诉血精灵。

“雷狮,我准备出去两天。”格瑞公式化的报告着。

“......随你。”雷狮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竟有些不舒服。

于是两人就这么沉默的告了别。

雷狮原本以为格瑞只是和平时一样出去逛一逛,谁知道这一走就是二十天,等到雷狮快要不耐烦去找他时,血精灵终于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大惊喜”。

远远看到血精灵醒目的银发,雷狮冷哼一声“喂格瑞,怎么回来这么.......迟?”因为惊诧,黑龙质问的声音有些变音。

雷狮一脸茫然,使得那张凶神恶煞的龙脸竟有些反差萌的可爱。

格瑞咳嗽着抬手掩饰自己飞扬的嘴角,立马恢复以往冷漠的外形,侧身将身后的东西露出来“路上捡来的。雷狮,麻烦你让出点位置给他了。”

血精灵身后的小东西慢慢挪出来,面对眼前瞪大的竖瞳显然吓得不轻,但依旧鼓起勇气大声说到“我....你你好,我是,我是一个人类!”

“呵。”黑龙冷着脸嘲讽“这是什么,自我介绍吗?”

人类孩童攥紧破烂不堪的衣摆,眼泪要掉不掉。

格瑞也不说话,靠在一旁冷眼旁观。

人类瞄了一眼身旁的精灵,想起之前他说的话【想要活下去,就自己去争取】我一定要活下去!孩子努力吸了口气,鼓励自己抬头直视着黑龙的眼睛“黑龙先生,请让我住在这里!我会变强,会变得有价值!”

雷狮眼神阴晴不定,看着旁边不发一言的血精灵,顿时觉得无趣又疲惫。“无所谓。”黑龙撑起前肢,从洞口跳了下去,炽热干燥的狂风剐蹭着光滑的龙鳞,在距离地面仅仅数米的位置猛的展翅,滑向远方。

【巍澜】离歌㈡


时间调回24小时前。
早上七点,赵云澜正窝在床上睡觉,闹钟却不合时宜地响起。
赵云澜皱眉缩进被子里,奈何铃声闹人的狠,震得他心烦,刚要掀开被子,铃声忽地停下了。紧接着是细微的脚步声。
“唔,几点了?”赵云澜迷迷糊糊地嘟哝。
“七点,再睡会吧,等会我喊你。”来人掩上窗帘轻声说。
“醒啦醒啦,有沈大美人在侧,朕还怎么睡得着呢?”沈大美人——沈巍绷着一张脸“哗啦”拉开窗帘,阳光瞬间照亮整个房间“既然醒了,就起来。”
“唉~不行”
“为何?”
“还缺一样东西,你没有给我,我不能起来。”赵云澜仰躺在床上,露出一脸不怀好意。
“何物?”
“喏”赵云澜测过身点点嘴唇。
沈巍低咳两声,转身收拾房间“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赵云澜盯着沈教授遮掩在发后通红的耳尖窃笑“沈巍。”
“什么”事,话未说完,沈巍只觉得唇上一热,赵云澜就已经退开了。
“你不懂我懂。早安kiss,我收到了。”
“你——”“唉,我说沈教授,你是不是偷偷抽我的烟啦,怎么这么甜啊。”
“我——”“不必解释,我都懂!不过得再让我亲一下补回来。”于是赵云澜又抬头在沈巍唇上点了一下“嗯,还是很甜啊!”
沈巍默默盯了他几秒,随后狼狈地破门而出。
赵云澜呆呆看着大开的房门,扑在被子上狂笑。
“唉,好好一个教授,被你欺负成这样,良心痛不痛啊。”一只极为富态的黑猫立在窗框上舔爪。
“死猫,还知道回来。”赵云澜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我老攻,逗一下怎么了?有本事你也找一个啊。”
大庆闻言暗骂【秀恩爱,死的快】
“喂,死猫,愣着干什么呢。走了,有案子。”
“哦哦,知道了。”大庆回神,点点头“赵云澜,别忘了加固幻术。”
赵云澜摆摆手,示意知道了。


[幻术——伪装自己,遮掩他人视线的法术]

【轰出】第三年的见异思迁①

谨以此文献给在假期仍然补课的小可爱们:-D


“砰!”前车轮被猛的击破,轿车划出一个诡异的曲线然后撞上了路边的护栏。“咳咳咳!”好在车内的两人跳车及时,没有被爆炸波及到。
“轰君没事吧?”
“绿谷没事吧?”
两人无言,面面相觑。
好在有人没让他们尴尬太久,又一波袭击到了。
“碰!”猛烈的寒气将半条街道都覆盖上一层冰霜,一条寒冰筑成的滑道冲上半空,绿谷出久踏着冰道跳上天空,一拳将飞来的攻击弹飞。悬在半空的身体也不进行调整,就着倒挂的姿势将腿轰然劈下,地面直接被劲风劈出十多米长几米宽的裂缝。
为什么会出现此刻的场景呢?那还要从两小时前说起。

昂贵的水晶吊灯,奢侈的金丝坐垫,清澈的香槟美酒,还有形形色色姿态高雅的人们。
绿谷出久不适应地扯扯脖颈上束缚的领带,微微叹了一口气——果然自己还是没法适应这样的应酬啊。自从绿谷出久成为排名第一的英雄后,这种基本上没有实际价值的宴会就多了起来,然而他又不能不接受,除了需要打好人际关系外,还有他一直以来无法拒绝他人的潜意识在作祟。不,这也许不能成为理由,毕竟在五年前,从雄英毕业时,他就拒绝过一个人,一个......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人。回想起当年的事情,绿谷出久没由来的心中烦闷,于是走到角落端起一杯香槟几口灌了下去。
“小久。”介于少女和成年女性之间的清脆嗓音喊着绿谷出久的名字,丽日御茶子身着粉白色的端庄长裙,半长的褐色头发细细盘在脑后。
“啊,御茶子,你来了。”绿谷出久放松的露出到场以来第一个真心的笑容。“坐一会吧,你应该也累了。”
“你才应该休息,不是刚刚结束一个任务吗?”御茶子轻轻握住绿谷出久的手,扬起一个微笑,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要好好爱惜自己啊!”
绿谷出久看着她甜美的笑容,顿时觉得想说的话哽在喉口,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御茶子,其实我......”
忽然人群骚动起来,明亮的聚光灯下,人群之中,赫然站着一对情侣。
女子脸色苍白,眼中泪水固执的没有落下来。
男子则垂着头,不发一言,半白半红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神。
“八百万百!”
“轰同学?”

【巍澜】离歌㈠

“真是风平浪静的一天啊!”大庆含着小鱼干叹道“唉,对了,你们谁看到赵云澜了吗?”
“赵处?昨天任务结束他不是回家过那个....那个....”
“结婚纪念日。”楚恕之摆弄着手中的档案袋。
“啊,就是这个。”汪徵轻轻点头。
“找他做什么,指不定他现在正窝在什么温柔乡里呢。”祝红抚着艳红的指甲冷笑。
“红姐,你还在生气啊....”
“哼。”祝红翻了个白眼,起身要走。
“不好啦!”特调处的门“碰”地打开,一个灰扑扑的东西跌进来。
“什么人胆敢闯入特调处!”
地上的人抱头呼救:“我,是我啊!”
“小郭?”
等众人扶起郭长城,他才回过神来大叫:“啊——————”
楚恕之咬牙说道:“闭、嘴”吓得郭长城立马捂住嘴。
“小郭,发生什么事啦?瞧你吓得。”祝红倚着沙发问到。
“不,不好啦。赵处他、赵处他!”郭长城一脸惊恐,从指缝中透出蚊子叫般大小的声音。
“赵云澜怎么了?”
“赵处他....他....”郭长城吞吞吐吐说不清话。
“你倒是说话啊!”大庆快被这个二货气死了。
郭长城艰难吞下一口口水,干脆两眼一闭,视死如归地大喊“赵处他要离婚啦!”
众人面面相觑。
五分钟后,街上的行人听到一身巨吼“什么!?”


(看完剧版镇魂的产物,完成大半后恶补小说,大修了一遍)

【瑞嘉】默①

主cp瑞嘉  副cp安雷 雷祖 帕佩 凯金(已交往前提) 花吐症  私设  ooc  有一方死亡梗 
【私设花吐】患病者三月内无法得到真心之吻则会虚弱而亡

金发的王挥舞着巨大化的神通棍向敌人砸去,不意外地被小黑洞挡下。嘉德罗斯暗啧一句,猛的向前推去。小黑洞打着哈欠单手按住袭来的武器,轻蔑地看着面前的“蝼蚁”:“就只有这样吗?好无聊....啊!”银发的刀客将武器抵在神通棍上,一举挑开轻敌的小黑洞。嘉德罗斯神情莫名地盯着格瑞,最后还是一言不发。
后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大赛前五拼尽全力没能干掉的小黑洞,反而被一场震动引走了。地心处的金小队打败了迷宫之主,全员幸存。
一场恶战之后,所有人都身心俱疲,刚传送到凹凸大厅就支持不住倒下了。呆毛姐弟一边吐槽一边鄙夷地看着刚才还互喷嘴炮骑士和他的恶党秀恩爱,一旁帕洛斯安抚着没打上一场架的狂犬。金小队那里更是散发着修罗场的气息,金夹在凯丽和安莉洁之间尴尬得要命。蒙特祖玛沉默地扛着大剑,雷德绕着她上蹿下跳,嘘寒问暖。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的是,嘉德罗斯一反常态地安静,他摩挲着掩藏在围巾后的咽喉,转身离开。
“嘉德罗斯大人。跟上。”
“好的祖玛,知道了祖玛。”
不远处被金扯着衬衫的格瑞感觉到了什么,回头却只看到大赛第一略显纤瘦的背影。

卡雷(片段练习)

新手发文   多多指教

A
狩猎时间
帕洛斯和佩利还未回来。
偌大地羚角号只有雷狮大哥和自己。
久违的独处,竟有些无所适从。
站在主控室门前,犹豫着是否要进去。
“卡米尔吗,进来。”一如既往的陈述语气。
“是,大哥。”

B
都说一个人的眼神最能反应内心的情绪。
即使是最冷情的人,也无法完全掩藏情感的波动。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卡米尔的眼神里透出灼人的热烈。
也是这时自己才发现,这个一直跟在身后的弟弟,已经成长为一只出色的雄狮。
这可真是......令人兴奋不已。
久违的危机感压迫着神经——一个让自己放下警惕的潜伏者,一个只信仰自己的幼狮。
一个价值昂贵的极品猎物。

C
舌尖仅仅是刚触碰到牙齿,一股大力就把自己推开了。
“大哥!”
少见的违抗,可你内心的渴望怕是连自己都无法欺骗了。
“过来,卡米尔。”
“我允许你的冒犯。”
一句话,点燃燎原之火。

D
“唔...哈...咕”淋漓的水声回荡在空荡的船长室内。
宽大的床上,两具身躯忘情地纠缠。
居于下位的青年耐心引导着身上略显青涩的少年。
“呜”雷狮闷哼一声。卡米尔立刻停下动作,慌乱地起身。“大哥,你没事吧?”
“呼...继续。”在强硬的命令下,卡米尔只得硬着头皮继续。

最后一部分没发完全,会及时补上

嗷嗷嗷打火机超可爱o>_
真不想画个傻蛋陪他-_-||